鑫磊股份供应商成立即撑起千万元采购额 员工曾持股客户现同款商标

历史上,鑫磊压缩机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鑫磊股份”)实控人钟仁志曾因卷入“宝泰隆股价操纵案”而被罚。无独有偶,鑫磊股份实控人钟仁志又再踩线年,钟仁志为获得厂房建设规划调整方案、温岭海普佳苑工程施工等事项上的方便,曾涉嫌行贿。

实控人“黑历史”笼罩之下,鑫磊股份此番上市路上或荆棘丛生。在净利润负增长背后,鑫磊股份前两大主要产品毛利率“不给力”低于同行均值,而另一“空降”产品鼓风机撑起超三成毛利。除此之外,鑫磊股份供应商还存在成立即合作当年交易超千万元,另有供应商人数寥寥无几却撑起超亿元采购额等异象。种种异象拷问鑫磊股份财务数据真实性。

另一方面,鑫磊股份的鼓风机经销商或系员工高亚祥参与设立,其与鑫磊股份子公司名称、商标高度相似。此外,鑫磊股份两家实控人控制的企业,分别与鑫磊股份商标高度相似,通信地址重叠,拷问其独立性。

毛利率是一家公司技术水平、产品质量、成本控制、售后服务等多方面竞争力的综合体现。此番上市,报告期内,鑫磊股份两大主要产品螺杆机和活塞机毛利率低于同行均值,另一空降产品鼓风机毛利率“畸高”同行可比均值。

据签署日期为2022年5月13日的招股书(以下简称“招股书”)和签署日期为2022年2月16日的招股书(以下简称“2022年2月版招股书”),2018-2021年,鑫磊股份的营业收入分别为7.53亿元、6.11亿元、7.32亿元、8.21亿元,2019-2021年分别同比增长-18.89%、19.83%、12.21%。

可以看出,2019-2021年,鑫磊股份的营业收入和净利增速呈现增后降的趋势,净利润2021年出现负增长。

据招股书,鑫磊股份主营业务为空气压缩机、鼓风机等空气动力设备的研发、生产和销售。

在2019-2021年,鑫磊股份主营业务毛利率先上升后下降,整体呈下滑之势。

据招股书,鑫磊股份主要产品包括螺杆式空压机(以下简称“螺杆机”)、小型活塞式空压机(以下简称“活塞机”)、离心式鼓风机(以下简称“鼓风机”)等三大系列产品。

其中,2019-2021年,鑫磊股份螺杆机营业收入分别为3.03亿元、3.48亿元、2.95亿元,占同期主营业务收入比例分别为52.71%、50.16%、38.09%;活塞机营业收入分别为2.48亿元、2.75亿元、3.82亿元,占同期主营业务收入比例分别为43.18%、39.74%、49.4%。

即报告期内,2019-2021年,鑫磊股份超八成收入来自螺杆机和活塞机。

据招股书,鑫磊股份在分析其螺杆机毛利率时,选取的同行业可比公司为浙江开山压缩机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开山股份”)、宁波鲍斯能源装备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鲍斯股份”)、上海汉钟精机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汉钟精机”)、厦门东亚机械工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亚机械”)。

2019-2021年,开山股份同类可比产品的毛利率分别为29.28%、28.11%、29.28%;鲍斯股份同类可比产品的毛利率分别为31.17%、34.79%、33.38%;东亚机械同类可比产品的毛利率分别为33.37%、31.94%、34.63%。2019年,汉钟精机同类可比产品的毛利率为15.66%,2020-2021年其数据未予披露。

即2019-2021年,上述同行可比公司同类可比产品毛利率均值分别为27.37%、31.61%、32.43%。显然,鑫磊股份螺杆机产品毛利率明显低于同行均值水平。

在分析活塞机毛利率时,鑫磊股份选取的同行业可比公司为开山股份、东亚机械和苏州欧圣电气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欧圣电气”)。

2019-2021年,东亚机械同类可比产品的毛利率分别为12.9%、12.7%、12.5%;欧圣电气同类可比产品的毛利率分别为28.78%、29.48%、15.03%。2019-2020年,开山股份同类可比产品的毛利率分别为10.51%、9.64%,2021年数据未予披露。

即2019-2021年,上述同行可比公司同类可比产品毛利率均值分别为17.4%、17.28%、13.77%。同期,鑫磊股份主要产品活塞机毛利率亦低于同行可比公司均值。

1.4 2019年“空降”高毛利率产品鼓风机,截至2021年撑起超三成毛利

需要一提的是,2019-2021年,鑫磊股份鼓风机的毛利率分别为38.89%、65.46%、58.99%。同期,鑫磊股份鼓风机实现的毛利分别为248.53万元、3,714.15万元、4,904.37万元,占主营业务毛利的比重分别为2.01%、22.82%、31.11%。

显然,报告期内“空降”的新产品鼓风机毛利率,远高于鑫磊股份另外两大主营产品。且报告期内,鼓风机产品营业收入和毛利快速增长,截至2021年撑起超三成毛利。

据招股书,在分析鼓风机毛利率时,鑫磊股份选取的同行业可比公司为山东省章丘鼓风机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山东章鼓”)、金通灵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通灵”)、南京磁谷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磁谷科技”)。

即同期,鑫磊股份鼓风机的毛利率分别较同行毛利率均值,高出4.66个百分点、33.97个百分点、34.67个百分点。

对此,鑫磊股份解释称,其生产的鼓风机具有占地空间小、高效节能、运行平稳、噪声低、清洁无油等优势,产品附加值高,因此产品毛利率水平高于同行。

上述情形可见,2021年,鑫磊股份营业收入增速回落,而净利润出现“负增长”。不仅如此,鑫磊股份第一大和第二大主要产品毛利率低于同行均值,而高毛利率产品鼓风机2019年面世,截至2021年为鑫磊股份撑起超三成毛利。与另两大主要产品不同的是,鑫磊股份鼓风机产品毛利率“畸高”于同行可比均值。

雪上加霜的是,鑫磊股份供应商寥寥几人撑起超亿元采购额,采购数据真实性存疑。

供应商关涉企业的生产环节和成本,其重要性不言而喻。而鑫磊股份却出现零人供应商成立即合作,寥寥几人供应商撑起超亿元交易额异常情形。

据招股书,2021年鑫磊股份向上海宝婕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宝婕”)采购了1,520.95万元的钢板,占比为2.54%。

据国家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上海宝婕成立于2021年1月14日。截至查询日2022年7月11日,上海宝婕股东仅有胡艳萍一人,且无变更信息。

公开信息显示,截至查询日2022年7月11日,胡艳萍名下仅有上海宝婕一家公司。

需要说明的是,据签署日为2022年4月25日的《鑫磊股份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在创业板上市申请文件审核问询函的回复》(以下简称“首轮问询函回复”),上海宝婕成立于2021年,上海羽妙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羽妙”)经办业务员在2021年初跳槽至上海宝。

鑫磊股份供应商成立即撑起千万元采购额 员工曾持股客户现同款商标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滚动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