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锋沈阳

2018年9月28日,习在沈阳主持召开深入推进东北振兴座谈会,提出补齐体制机制、经济结构、开放合作、思想观念等四方面突出短板,做好“六项重点工作”的指示要求,强调要瞄准方向、保持定力,扬长避短、发挥优势,一以贯之、久久为功,撸起袖子加油干,重塑环境、重振雄风,形成对国家重大战略的坚强支撑。这为新时代推进东北全面振兴、全方位振兴指明了方向,提供了根本遵循。

沈阳,以重塑环境重振雄风的志气、骨气、底气,当先锋打头阵,点燃不熄的创业之光,奔跑在履行维护国家“五大安全”政治使命、努力创建国家中心城市的拼搏之路上。

乘《东北全面振兴“十四五”实施方案》的政策东风,国家工业重镇——沈阳,蹄间三寻,奔向振兴。

“我听到了沈阳万马奔腾的雄浑足音。”辽宁省社科院副院长梁启东直言,不可唯GDP等单项指标遮蔽沈阳的勇毅担当。沈阳作为东北地区重要的中心城市和先进装备制造业基地,肩负维护国家“五大安全”的战略使命,关乎国家发展大局。

与沈阳人唠嗑很有意思,你若问:“沈阳有啥?”他会淡定地回问:“沈阳没啥?”沈阳工业门类之齐全在东北首屈一指。从天空,到地上,至水下,歼击机、乙烯三机、深潜机器人——这些大国重器首产沈阳;“嫦娥”探月、“祝融”探火、“蛟龙”入海——这些“中国骄傲”屡见沈阳身影;即使细至毫末的集成电路产品,沈阳亦有不俗贡献。

客观地看,曾几何时,在体制机制、经济结构、思想观念和开放合作等方面存在短板的沈阳,个别经济指标相对慢了几拍。但沈阳没有自怨自艾,更没有坐等靠要,而是牢牢抓住习直切“病灶”的“金药方”,传承主人翁秉性、精工细作品性,唤起勇立潮头的天性。

这条路的名字很有气魄——开发大路(位于沈阳经济技术开发区),两侧企业一个比一个“老”:沈鼓集团、沈阳机床、特变电工……这些比共和国还要年长的企业,创造了新中国工业史上数不清的“第一”,“工业脊梁”当之无愧。

2013年8月,在沈阳考察时,穿行这条路,考察多家“老字号”企业转型升级,并多次叮嘱走转型之路——“要依靠创新把实体经济做实、做强、做优”“着力优化产业结构,改造升级‘老字号’,深度开发‘原字号’,培育壮大‘新字号’”。

2017年前后,特变电工沈阳变压器集团有限公司接到国家任务,为“疆电外送”重大工程生产换流变压器。输电线路起于新疆昌吉,止于安徽古泉。这意味着,装备要足够高大上,才能支撑3200多公里的电力传输;也意味着,特制定产很难再有“然后”了。

只产一回,只用一次。就像我们买菜、拌馅、和面、擀皮,忙活半天,就为包一个饺子。面对高企的研发等边际成本,公司副总经理肖锋说得洒脱:“国家需要就是第一需要!”

±1100千伏变压器重达800多吨,想从沈阳生产出来运到新疆,基本没戏。“此前,要运走±800千伏的大家伙,都得提前报批,清理道路,派上将近300个轮子的特种运输车。”肖锋苦笑,“太重了,只有一个办法,为一台(套)去新疆专门建厂生产。”

作为国家重要的装备制造业基地,肩负维护国家国防安全、能源安全、产业安全的神圣职责,即便无法变现为产值和利润,无法量化为GDP和财政税收,亦责无旁贷。

“公一色”的所有制结构和“工一色”的产业结构,成为市场竞争中轻装上阵的掣肘;只有横下一条心,加快与信息化、数字化融合,扎扎实实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产业结构层级才能有大的跃升。

制造业强势回归。2021年,《沈阳市改造升级“老字号”、深度开发“原字号”、培育壮大“新字号”专项行动计划》正式印发,为结构调整“三篇大文章”细化施工图、发出动员令。

装备制造业占全市工业总产值将近七成的沈阳,“老字号”提高核心竞争力的“新芽”何处生发?

在特变电工沈变集团装配车间,最高光的产品是±800千伏变压器两只“臂膀”上的高压干式直流套管。

这套管曾长期被国外垄断,成为制约我国电力工业发展的“卡点”。经过近两年努力,各环节逐项攻关,国产套管终于实现了挂网运行。

“国家砝码”重千钧。正如习所指出的,“制造业特别是装备制造业高质量发展是我国经济高质量发展的重中之重,是一个现代化大国必不可少的”。“中国要发展,最终要靠自己”。

2021年,沈阳市高端装备制造业产值占装备制造业比重已近三成,“大国重器”的产业根基愈发坚实。沈阳积极帮助企业争取中央、省级财政资金的各类补偿项目,大力支持一台套、首台套装备,强化政策扶持、扩大容错空间,为担当者担当,让担当者彰显更大担当。

在沈鼓集团转子车间,主掌生产的“大脑”是数字化运营管理系统。“降本增效”,车间副主任李鹤一语中的,系统上线一年,仅五坐标叶轮一项的生产效率就提升了28%。

“结构复杂,流程复杂,大型装备制造企业信息化和数字化建设是最难啃的硬骨头。但是,我们干成了!”沈鼓集团副总经理李绍国颇为自豪。通过服务上“云”,沈鼓集团为工业设备提供远程监测、运维等全生命周期服务,“卖智慧”成为集团的新增长点,收入占比已达27%。

从制造到“智”造。2019年以来,沈阳市共推进智能工厂、数字化车间、智能生产线个,项目运营成本平均下降30.72%,生产效率提升20%。

高端装备长缨在手,沈阳还要“仰望星空”。作为我国重要的航空产业基地,沈阳推进军民融合的条件得天独厚。

延伸航空工业沈飞、黎明等头部企业的巨大优势,提高本地配套率,成为沈阳打造千亿元级航空产业群的关键一招。“如果说航空产业是一条龙,研发设计的龙头和总装试飞的龙尾在头部企业,我们就在生产加工的龙身环节寻找机遇。”沈阳航空产业集团副总经理黄宝启说,通过引入社会资本和配套项目,航空产业聚集的磁场效应不断放大。如今,沈阳航空产业园已入驻企业18家,基本覆盖了整机项目、航空零部件等全产业链条。

同为沈阳航空产业“两翼”之一,法库通用航空基地因每年举办“沈阳法库国际飞行大会”名声大噪,目前已涵盖通用航空产业的完备产业链,不仅拥有代表国际先进水平的整机产品,还在新能源多座位飞机领域取得新突破。

未来3年,沈阳将聚焦20个重点产业,着力提升龙头企业本地配套率,推动基础研究、应用研究、产业创新深度融合。

振兴东北老工业基地,治本之策何在?习的指示掷地有声:“坚决破除体制机制障碍,形成一个同市场完全对接、充满内在活力的体制机制。”

始建于1946年的东北制药厂,是我国民族制药工业的摇篮。几历沉浮,由于体制落后、管理松散等问题,企业一度濒临破产。2018年,东北制药引入民营企业辽宁方大集团作为战略投资者,形成了民营控股、国有和社会资本参股、员工持股的多元化股权结构。

干部队伍,带活了。能者上、平者让、庸者下,公司调整中层副职以上540余人次,动线人。

干事热情,激活了。股权激励,辅以赛马机制。“前有金山,后有老虎。”公司人力资源部部长张楠。

先锋沈阳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滚动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