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要安装三到四个大型风机”德国能源转型是认真的

当地时间1月14日,站在德国位于波罗的海沿岸的卢布明港(Lubmin),德国总理朔尔茨为该港的液化天然气接收终端正式启用揭幕。这是德国启用的第二个液化天然气(LNG)接收终端,未来很快还要启用位于布伦斯布特港的第三个。

朔尔茨说,在没有出现天然气短缺的情况下,德国正在度过这个冬天,“且德国没有出现经济危机”。

上任以来,在遭遇俄乌冲突所带来的全面冲击下,朔尔茨政府一方面全球“找气”,一方面押注德国能源转型。

朔尔茨在同日接受的一次采访中表示,“如果我们想实现能源转型,我们需要更快的速度。目标得是每天在德国安装3~4个大型风力涡轮机。”

德国经济研究所(DIW)能源、交通和环境部副主任希尔(Dr. Wolf-Peter Schill)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从德国《可再生能源法案》中的能源建设蓝图方面来看,风能占主导地位,其中德国政府计划到2030年光伏发电达到215吉瓦,在岸风电达到115吉瓦,海上风力达到30吉瓦,“这实际上是非常惊人的”。

2022年12月,德国曾迅速地在威廉港建成并启用了第一个LNG接收终端,速度之快,实属少见。

此次的卢布明港接收终端由私营公司运营,成本在1亿欧元左右,预计每年可向德国东部地区供应52亿立方米天然气,相当于满足德国5%的天然气需求。

按照计划,德国政府要建设4个LNG接收终端,用以填补俄气的缺口。近期德国布伦斯布特港就将启用第三个LNG接收终端,德国政府的预计是,到2023年年底,可拥有超过300亿立方米LNG进口能力。

在未来几年内,德国总共计划安装多达11个LNG进口终端,这意味着德国今后每年最多可进口730亿立方米的LNG。

对于德国而言,好消息是,由于朔尔茨政府全球积极“找气”,加之大体上算是暖冬,德国的民众和经济界正在平稳地度过这个冬天。

德国负责能源和通信市场监管的联邦网络局(Bundesnetzagentur)机构负责人穆勒(Klaus Müller)一直都对天然气问题非常忧虑,并在最近半年中发出了许多警告之声。但在近期的采访中,他显得放松了一些。

穆勒表示,德国出现天然气短缺的可能性已很小,当下德国天然气库存仍有九成,且消耗有同比下降趋势,即与2021年相比,2022年德国天然气消耗减少了14%,这是所有人“省气”的结果。

同时,来自德国天然气和氢能存储协会的最新预测则显示,如果今冬气温正常,在冬季结束时德国天然气存储水平将在65%。

这意味着,不仅今年德国可以安然过冬,其余量让2023年德国的“储气任务”也会不那么艰巨。

第一财经记者采访的数位欧洲专家也强调,这一切都要建立在不能“大手大脚”浪费天然气的基础上。

肯奈灵(Jorg Knieling)是一位可再生能源方面的高级工程师。他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为了节省能源,德国民众的确在今年冬天之前想了很多方法,他和他手下的工程师团队都“在家里进行了太阳能改造,有时候要看看天气决定是不是洗个暖水澡”。

欧洲工商管理学院经济学教授、经济与政策研究中心研究员法塔斯(Antonio Fatas)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也表示,最好的方式就是要节省。

同时,如果遇到一个温暖的冬天,欧洲能源危机至少不会变得更糟。他表示,“因为能源的消耗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温度,从而决定你需要用多少钱来加热你的房子。”

在俄乌冲突开始之前的2021年,通过“北溪-1”天然气管道,俄罗斯向德国输送了600亿左右立方米的天然气,且俄气的价格大大低于目前的进口LNG。

“我们在价格方面受到了相当大冲击。为此,德国政府拿出2000亿欧元,时间可能覆盖2022年至2024年,这是相当大的一笔钱。” 希尔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

希尔所指的是,德国在2022年10月宣布了一项价值2000亿欧元(约合1.45万亿元人民币)的“防御性盾牌”一揽子计划,以降低电力和天然气成本。

美国能源信息局的数据显示,受欧洲需求激增提振,2022年上半年,美国成为世界第一大液化天然气出口国。

欧盟委员会发布的《天然气市场报告》显示,2022年前11个月,欧盟从美国采购的液化天然气量比2021年多出一倍,数据为520亿立方米;而2021年全年从美国进口量为220亿立方米。

时间回到2022年岁末,在埃及参加《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第二十七次缔约方大会(COP27)时,朔尔茨曾表示,化石燃料绝不能在全球范围内复兴,且未来属于“风能、太阳能和绿氢”。

彼时由于德国频频传出重启煤电厂等消息,各界对于朔尔茨的表态多少有些怀疑。

朔尔茨表示,德国需要加大可再生能源的步伐,以实现到2045年碳中和目标, 而为了摆脱对煤炭、石油和天然气的依赖,德国要在2030年之前将可再生能源发电量增加三分之一,然后在接下来的十年内增加一倍。

如前所述,他的理想目标是“每天在德国安装三到四个大型风力涡轮机”,他还透露,为了加快风力发电项目的审批速度,修改了一些法律。目前审批时间可能长达六年。

“我们正面临德国自19世纪末以来最大的工业现代化,”他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没有人应该低估这项任务。”

能源咨询机构Ember的数据显示,在对欧洲18个国家的陆上风电项目分析后,这些项目平均获得许可的时间都超过了两年,有些获批时间甚至达到十年之久。

厦门大学中国能源政策研究院助理教授吴微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欧洲本土风电新增项目不足,影响风电企业的订单需求,进而影响现金流。

吴微表示,如果风电项目可以投产,企业可以尽快回笼资金,而这将使企业有能力去投资大型化风机,以实现降本,进而实现良性循环。

“此前,有很多排队中的项目由于各种原因被搁置。2023年,一些事态正在推进,风电规划和准入程序方面的积压可能会有所缓解。”希尔认为,“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可能会看到一些额外的项目出现,太阳能和光伏发电方面会相对快速地增加。但总的来说,在非常短的时间内,额外的可再生能源扩张,对缓解目前价格危机的作用显然是有限的。”

“但在未来的几年里,我们必须通过投资来摆脱这场危机,需要在太阳能光伏和风能方面进行大规模的投资,在不同部门的交叉领域也是,比如热泵和电动车。”他认为。另外,还要投资于提升能源效率,特别是在建筑方面。

“每天要安装三到四个大型风机”德国能源转型是认真的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滚动到顶部